陈根:脑机接口活体试验成功,可读取大脑信息将进入人体实验

文/陈根

通过在脑后插入一根线缆,我们就能够畅游计算机世界;只需一个意念我们就能改变“现实”;学习知识不再需要通过书本、视频等媒介,也不需要再花费大量时间,只需直接将知识传输到大脑当中即可——科幻电影里的经典场景,如今已经走向了现实(www.2py.net)。

8月29日消息,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周五下午,硅谷明星企业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脑机接口初创公司Neuralink总部展示最新研究成果,其中包括简化后硬币大小的Neuralink植入物和进行设备植入的手术机器人。

Neuralink 推出的新设备,较之过去的设备,通信能力提升了百倍,又尺寸极小易于植入,在技术上是一个重要突破。新版本的脑机接口尺寸更小,性能更好,和 Apple Watch 等智能手表一样能够待机一整天,在睡觉的时候无线充电。马斯克将其命名为the Link v 0.9 版。

为了展示新设备,发布会现场,马斯克展示了一群实验猪。这些实验猪之前曾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手术机器人将最新版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大脑,时长约7分10秒。

结果显示,这些猪的大脑活动可以通过无线传输到附近一台电脑上,让在场所有人员看到当马斯克抚摸它们的鼻子时,这些猪的大脑神经元有所反应

此外,新的脑机接口搭配新版的手术机器人,相比去年的“缝纫机”看起来有了很大进步。这台机器会对大脑结构进行扫描,小心避开危险区域,所以植入过程也不会对大脑产生伤害。

实验猪的术后恢复证实了新的手术机器人的安全性,从效果来看,三头小猪都十分安详,Joyce 没有接受过植入手术,Dorothy 接受过手术,现在已经移除 Link 设备,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和其他没有植入物的小猪一样。

现在,脑机接口可以协同 AI 算法读取出大脑活动信息,未来研究人员将尝试进行写入。这会是治疗疾病、进行矫正的基础。马斯克等人表示,未来的脑机接口会更深入大脑,如果更深的话,可以解决一些更加复杂的问题,甚至可以解决失明、失聪。更进一步的研究或许还将使机器像《黑镜》中一样,成为人类记忆的备份工具。

Neuralink 技术的进展似乎预示着脑机接口技术的研发正在步入正轨。发布会上,马斯克还宣布了一个好消息:Neuralink 的脑机接口设备,已经在 7 月份获得了 FDA 的突破性设备计划(Breakthrough Devices Program)认证,即将在人类身上进行植入实验,该公司也正计划进行更多的实验批准申报。

FDA 的突破性设备计划旨在通过更快地医疗设备开发、评估和审核,为患者和医疗设备需求者提供及时使用的机会,同时保留法定的标准以进行上市前的批准。有了 FDA 批文,意味着实验进入了重要新阶段。

事实上,随着人类文明的演化,大量的知识储备为人类工业革命创造了条件,科技也在历史中不断更新。如今,我们已然进入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而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突破使人类也发现自己在学习能力方面越来越不及人工智能,无法从海量的知识中快速获取知识。

而这种缺陷正是曾经为人类文明作出杰出贡献的语言所造成的,这是因为人类的语言天生就有两方面缺陷:一是精度低;二是效率低。

从语言的精度角度,可以说,无论人类的哪一种语言,其精度都是相当低的。语言的社会性和模糊性导致了人和人之间很多时候沟通准确性是很低的,人们因此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在沟通上,在人与人的沟通过程中,信息被大量损耗。从语言的效率角度,我们无法像计算机一样快速地将客观信息输入大脑,而在靠语言和文字所进行传播的时候,速度确实非常慢。

而当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数字时代时,人类的弱点和局限性就开始被放大了,时代车轮滚滚向前,历史发展的内在需求推动着技术的进步与发展,脑机接口也成为未来科技的必然方向

当然,初级的脑机接口是使用脑神经的信号控制体外装置,从而满足自己的特殊需求的系统。更高级的脑机接口,则可以在人的控制下,对自己的意识和记忆进行改造,并且可以和外界(互联网或个人服务器)进行双向的交流,而人脑也可以变成一个可有限访问的节点服务器进行信息传送。

毫无意外,这些都将成为现实,但无论何种脑机接口真正落地以前,我们仍要面对科技伦理的拷问,只有辅之以人性,科技才能有温度。

主营产品:钠灯,防爆灯,专门用途灯具